近日,生物材料专业教授朱向东研发了一项新的科技成果,是一款可用于人体面部微整形的新材料,但当他正准备向市场转化时却遇到了三个“困难”:
第一,现行法律规定职务发明所有权归学校,他并不享有科技成果的所有权和收益权;
第二,如果学校承认他与校方共享所有权,他们将如何精准又合理地分割所有权?
第三,他想买断学校权属部分以便更快转化科技成果,但资金不够怎么办?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四川大学校长谢和平代表带来了一份建议显示,该校正在推行的一项政策可解决上述难题。
“一直以来,高校科技成果都属于职务发明,所有权归属学校,这打击了教师成果转化的积极性。”谢和平表示,科技成果作为无形资产,如果一味担心流失而严格保护,就会陷入“保护越严格,转化越困难,价值越难实现,导致实质流失”的怪圈。
在总结经验教训之后,四川大学颁布了《四川大学科技成果转化行动计划(试行)》,其核心是:对既有的知识产权和新申请的知识产权都可实施分割确权,承认科研人员个人的发明灵感、创新思路、实现能力和科技成果应有的所有权权属份额,成果完成人可与学校共同作为科技成果所有权人。
不过,“分割产权,权益共享,责任共担”的确权之后,另一个难题是如何精确又合理的分割科技成果的产权?
记者了解到,当前有些高校试行“一刀切”做法,但无论是1∶9、3∶7还是5∶5,并不能精确体现学校和教授的权益。谢和平说:“川大的特殊之处在于,合理评价,科学确权。”
简单来说,如科技成果研发过程所有经费来源于财政资金,对学校实验设备依赖程度高和实验材料耗费高,使用学校实验场地、设备、图书、数据库及信息服务等资源多,成果完成人最低可占科技成果所有权权属比例的51.5%;反之可拿到90%。
具体到朱向东的项目上,该技术研发主要依托企业提供的横向研发经费,政府财政资金占比约30%;这个医疗器械项目对学校资源的使用中等,资源使用系数科学评估为0.5,通过一个特定算法,朱向东团队可拿到82%的所有权。成果经评估作价200万元与企业合作转化,企业再投入800万入股,企业、朱向东团队、学校占公司股份分别为80%、16.4%、3.6%。
为进一步激励科技成果快速转化,保障国有资产固定收益,对于市场急需且符合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发展方向的科技成果,川大支持成果完成人购买所有成果权属,以作价投资的方式转化,在成都市、四川省创办科技型企业。“成果完成人可一次性支付技术转让费,也可采取分期付款方式支付。”谢和平说,“这种方式一方面降低学校风险,确保基本收益,同时进一步调动科技成果发明人积极性,让企业在市场风浪中更加高效灵活。”
据悉,《四川大学科技成果转化行动计划(试行)》出台后,短短3个月时间,已经有40多个科研团队提出职务科技成果确权转化的申请,希望通过这种方法能够尽快的实现科技成果的转换。